当前位置: 深圳新闻网首页> 金融> 金融生活

女孩欠贷出走母亲喝药自杀 葬礼当天4拨人来催债

女孩欠贷出走母亲喝药自杀 葬礼当天4拨人来催债

分享
人工智能朗读:

19岁的女儿欠债后下落不明,妻子不堪压力自尽,所有情绪都压在了55岁的夏明国身上。

19岁的女儿欠债后下落不明,妻子不堪压力自尽,所有情绪都压在了55岁的夏明国身上。

就在妻子葬礼的当天,先后来了四拨催债的人员。夏明国愤怒了。

女儿究竟欠了多少钱?夏明国依然不清楚。

1月10日,长沙岳麓区莲花镇金华村。因拿不出钱办丧事,家人和亲友匆忙将49岁的刘丽下葬。

给19岁的女儿夏双还贷10余万元后,刘丽才发现女儿的债务是个无底洞。面对催收人员天天上门,刘丽不堪压力,于1月8日喝下两瓶农药结束自己的生命。

让人心寒的是,亲友们刚料理完刘丽的后事,先后有四拨人员上门逼债。1月10日,愤怒的金华村村民控制住这些催收人员,莲花派出所随后出动警力到场处理。

2017年12月31日,女儿离家出走下落不明,妻子被现金贷逼上绝路,原本幸福的一家三口,如今仅剩下55岁的夏明国。

悲伤、恐惧、绝望和对女儿的担心,所有的情绪瞬间压在夏明国一人身上。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近乎崩溃。(为保护隐私,夏双一家系化名)

1月10日,长沙莲花镇金华村,第一拨催收人员坐在凳子上,气愤的亲友上前指责。

刚办完丧事,两男子驾车上门催收

10日12点多,一辆湘K牌照的白色SUV驶入金华村,沿途只要见到村民,车内人员会摇下玻璃,面露着微笑,打听夏双的住址。最终,这辆车停在一栋土砖房附近。

此时,这栋破旧的土屋内,夏明国等数十位亲友正准备吃饭。一个小时前,他们才将刘丽的骨灰安葬好。见有陌生人找女儿,夏明国出门相迎。他很快发现,眼前的两名年轻小伙子是放贷公司派来的催收人员。

“你们是哪家公司的 ……”妻子的骨灰刚刚入土,催收人员又来上门,夏明国瞬间情绪失控,不停地追问两人的身份。

一旁的亲友见状也纷纷上前,两男子被围后支支吾吾,一问三不知。从两人开来的车内,夏明国等人找到数份借贷合同,但没有夏双的。

记者注意到,这些借贷合同分为“借条”和“收条”,上面有借款人的姓名、身份证号码和联系方式,借款理由是“因个人短期消费需要资金”,而出借人也是个人。

夏明国和亲友们虽然气愤,但都极力克制情绪,拿来凳子让两男子坐下,要求他们联系公司负责人尽快来处理。“带借贷合同来,要弄清女儿到底借了多少本金。”夏明国说。

在与记者交谈过程中,两男子自称公司名叫“隔壁老张”,位于“湘域国际”,他们是贷后催收人员,第一次到夏双家催收,“她总共借了1.2万元,还剩3000元本金未还”。至于公司向夏双催收多少利息,两男子对此表示“不清楚”。

在夏明国的多番催促下,其中一名男子不停地给公司打电话,示意相关人员到场 “赎人”。

[责任编辑:苏晓敏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