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深圳新闻网首页> 文化> 头条新闻

《心的栖止木》

《心的栖止木》

分享
人工智能朗读:

人生会发生什么事情,谁都不知道。我辞去国际日本文化研究中心所长一职后,心想,这下子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了,却偏偏又当上了文化厅厅长。这么一来生活大大地改变了,不过倒也遇到不少有趣、愉快的事情。

作者:河合隼雄? 出版社:万卷出版公司? 出版时间:2010-9-1

◎ (日)河合隼雄 著

人生会发生什么事情,谁都不知道。我辞去国际日本文化研究中心所长一职后,心想,这下子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了,却偏偏又当上了文化厅厅长。这么一来生活大大地改变了,不过倒也遇到不少有趣、愉快的事情。

我当上文化厅长官之后,最值得庆幸的事情是听音乐和看戏的机会增加了。于是赶快趁着工作空当,接连到歌舞伎座看《菅原传授手习监》,又去观赏了二期会的歌剧《费加罗的婚礼》。

我年轻的时候,因为受到日本战败的打击,对欧美文化非常向往,对日本文化有点疏远。当上文化厅厅长后,反倒很想趁此机会多多接触日本传统文化。好久没看歌舞伎了,我为它的优美所倾倒。年轻时,我大概比较拘泥于艺术中所传达的古老的道德观,然而到了这把年纪后,已经超越这些,而能纯粹享受“美”的世界了。

而且,如果把歌舞伎看成是和式歌剧的话,我发现真的很有意思。欣赏舞台的整体结构和动向时,连剧中台词听起来都像唱歌一样。德国作曲家瓦格纳的作品虽然以“音乐剧”之名区别于“歌剧”,但歌舞伎才真的是音乐剧,整体的艺术效果真是妙不可言。

我一边这样感觉着,一边接着去看了《费加罗的婚礼》。以前也看过几次,每次都深受感动,总会被莫扎特音乐的美所感动。这次由宫本亚门导演的新版本和二期会成员的完美演出,令人耳目一新,感觉经历了一场心灵的洗涤。

虽然《费加罗的婚礼》在各个方面都和《菅原传授》不同,但我忽然发现二者的故事在“荒唐无稽”这一点上倒是相通的。两者都能使观众开怀大笑,或许讨厌歌舞伎和歌剧的人会生气地骂道:“真荒唐!”

偶然加上偶然,让故事一直发展下去。

很多人不喜欢偶然,他们会想“不可能有这种事情”,并因此而气愤不已。但像我这种和很多人畅谈过人生的人,却认为人生充满了偶然。实际上,偶然真的会带来无法预测的悲剧或幸运。

这样想来,我开始觉得无论是歌剧还是歌舞伎,都和真实的人生息息相关。借着把真实人生的本质放大,歌颂出来,让观众明白认同,让人们感受到人生中所发生的偶然中所流动的必然性。

这么说来,其中必有所谓“讴歌”人生的表现手法。但其中所谓的“歌”不一定是快乐的,有时也有悲哀的歌。实际上,《菅原传授》就唱出了悲哀,整体展现出美的结局。

认同自己的人生是很重要的。在认同时,不但需要知性的认同,同时也别忘记感性的认同。也许歌舞伎和歌剧便是借着唱歌,获得后者的认同吧。我也必须思考一下自己作为文化厅长官这个角色该怎么“唱”才好。

[责任编辑:廖建凡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