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深圳新闻网首页> 文化> 头条新闻

“复旦大学都教授” 首部植物散文集面世

“复旦大学都教授” 首部植物散文集面世

分享
人工智能朗读:

被誉为“复旦大学都教授”的谈瀛洲,其植物散文一直备受关注,他曾于同济大学、中山大学等多所高校做过多场关于植物散文写作的讲座,颇受师生欢迎。自媒体公众号“一条”还曾专门做过他养植山茶花的生活视频,点击率至十万以上。

▲谈瀛洲在签售新书。 (资料图片)

《人间花事》 谈瀛洲 著 孙良 图 漓江出版社 2018年1月

被誉为“复旦大学都教授”的谈瀛洲,其植物散文一直备受关注,他曾于同济大学、中山大学等多所高校做过多场关于植物散文写作的讲座,颇受师生欢迎。自媒体公众号“一条”还曾专门做过他养植山茶花的生活视频,点击率至十万以上。

最近,谈瀛洲的第一部花事随笔集《人间花事》由漓江出版社正式出版,颇受读者追捧。在上海思南文学馆举行的新书首发式上,从印厂快马加鞭送来的样书也当场售罄。

一代人的生活史

在思南书局的新书发布会上,他更喜欢自称笔名“谈瀛洲”。守着他来的读者和粉丝,都恭敬地称呼他为“谈老师”,这指的是作为复旦大学外国文学研究所所长谈峥这个身份。然而,精熟王尔德、以研究莎士比亚为业的谈峥老师,在润透着沉稳的学者气质的同时,还有掩藏不住的浓浓的文艺气息。

在学者之外,谈峥老师还有一个身份——“花痴”。据说,他家中养的植物有七八十种之多,且多为开花植物。这本颇具人情味的《人间花事》就是他的首部散文集,包含了他的个人经历与所爱植物的互动。全书对花事与日常的摹写细致入微,贯穿着他关于生命、自然、文化以及家风传承的独特诠释和温馨怀想。

据责编周向荣介绍,谈瀛洲自幼爱好种植植物,而他的家族、童年甚至爱情、家庭,都与种花、养花有着不解之缘。从童年的懵懂对花,到少年的欣然采花,以及中年的执著护花——他和家人近半个世纪的悉心手植,使两代人爱花护花的默契得以传承,而其间所夹杂的喜乐悲欢也在他缱绻难散的文字中得以呈现。

谈瀛洲在书中坦陈,最早着手写植物散文,是2011年7月16日发表在《解放日报》“朝花”副刊上的《未有花时》(书中更名为《迎春花》),在此之前他还曾在广州的《随笔》杂志上发过名为《牵牛花》的散文。自那之后,他便陆陆续续将家中所种植的花付诸笔端,而这些文章多少与他当时的人生经历或情感记忆相关。他在《人间花事》的后记中写道:“写这些植物散文,对我来说也是追忆逝水年华,写的在某种意义上是我们这代人的生活史。”他笔下的植物在某种程度上也与普鲁斯特的玛德莲小点心一样,牵念着他的儿时回忆和人生际遇,也在缄默中见证着时代的沧桑变幻,成为了“自然与人类文化的一个复合体”。

不同于流行博物书

据周向荣介绍,《人间花事》以中国家庭中惯常养植的花草为脉络,共记述50余种植物,如扶桑、昙花、茑萝、仙客来、风信子等等,并配有画家孙良44幅古典水墨花卉画作,与相应的篇章交相辉映。每篇从植物习性、往事亲情、文化品格等多重维度,娓娓陈述人与花草之间的情缘,其中花事典故和种花秘籍信手拈来,更与今人养花轶事相映成趣。

比如,《芍药》一文中,谈瀛洲就不仅提及芍药的品种与种植经验,还引用了柏拉图在《斐德若篇》中所说的“情波”,认为与花的凝视似乎也有着能够流注进灵魂的神秘影响,它令人得到美的滋润与温暖,并念及逝水如斯的光阴。

“《人间花事》不同于近几年风靡的博物图书或是花草散文集,它既细心观察了自然花草,又细致摹写了种植体验,兼谈细腻绵长的情感记忆和家风传承。在写植物时,少取文献而多取第一手的种植经验和专业知识,深入且新颖;在写都市种花、赏花的体验时,亦融入深沉的情感和人文之思。”周向荣说,谈瀛洲的语言与书的内容也是相契合的,“晓畅朴素、气韵生动,行文正如书中孙良的水墨画,饱含着对细微生命力量与价值的热爱与肯定,两者相得益彰。”

该书出版后,也引起了文学评论界关注。评论家郜元宝指出:“谈瀛洲氏绍续历代名物考据及美文传统,又沾溉以欧美文学新泉”,在植物书写中不仅涉及私人化的生活体验,还延展了一个更为广阔的文学和博物学空间。(记者 刘悠扬)

[责任编辑:陈苏雅]